“什么?”
    肖衔小声道:“你不要喜欢别人,我……”
    苏陌拉过肖衔的手拍了拍:“谁说我要喜欢别人了,我活了二十六年也就遇见了这么一个你,怎么会喜欢别人。”
    “我是想说,咱们来日方长,慢慢来,我等你想清楚,放心,我不会对别人好,也不会喜欢别人的,我只喜欢爱喝西瓜汁的小孩,并且这个爱喝西瓜汁的小孩只能叫肖衔,也只会是肖衔,我面前的这个肖衔。”
    “我等你,但不要让我等太久,毕竟我活了二十六年好不容易才遇见个喜欢的人,也没谈过恋爱,有些急了。”
    肖衔红着脸小声道:“我不小了,而且我也只是爱喝你做的西瓜汁。”
    那意思不言而喻。
    苏陌轻笑:“那这等待的过程中我能不能做点其他的事?”
    肖衔愣了愣,不解的问:“什么事?”
    苏陌笑了笑,拉起肖衔的手不轻不重的捏了捏:“比如时不时的亲一亲,抱一抱,碰一碰,毕竟我这把初吻都给你了,这尝过了甜,那哪还能吃得下苦啊,你不能不管我啊,当然你也能对我做同样的事,你想干什么我都是愿意的。”
    说到初吻,肖衔眼神暗了下去,他怎么就忘了,苏有洁癖,如果知道了他被那些人……那……
    苏陌发现了肖衔的不对劲:“你怎么了,是我说错话了吗,你若是不愿意,那咱们……”
    肖衔摇了摇头:“可是我配不上你,我配不上你,怎么办?”
    肖衔似乎很是痛苦,自言自语道:“怎么办?怎么办?我想不出办法,想不出……”
    苏陌伸出手想要安抚一下,却被推开了,肖衔象是入魔了一般,大声道:“走开,别碰我。”
    苏陌收回了手,轻声道:“好,我不碰你,你别激动,我不碰你。”
    苏陌突然想起了管家说过的话,加上之前那些人在餐厅说的那些……
    肖衔这是病发了,管家说过肖衔病了的时候是不认识人的,但诱发肖衔发病的原因一定跟他刚才说过的话有关,现在当务之急是得赶快唤醒肖衔,他不能,也不忍心就这么放任肖衔就这么下去。
    那天管家和他说了很多,他说肖衔病发时会把身边的人都当做欺负他的那些人,叫他这种时候千万不要靠近,可他怎么忍心。
    此时的肖衔已经躲到了角落,小小的蜷缩在那里。
    苏陌轻轻的走了过去,蹲了下去:“肖衔,我是苏陌,别害怕,我是苏陌,你看看我好吗?”
    肖衔看了眼苏陌,还是小声喃喃道:“别碰我,别碰我……”
    苏陌不知道肖衔到底经历了什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过去的已经发生的事情他没办法改变,但从今往后他觉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肖衔。
    他心疼了,肖衔这个样子,他体会了前所未有的心疼,特别的疼。
    他试着把手伸了过去 :“别怕,我是苏陌,我不会伤害你的,别怕啊,别怕。”
    肖衔抬头看了看苏陌,似乎很是迷茫,最终把脸埋进了腿上,什么都没说。
    苏陌大着胆子把手搭到了肖衔的背上,肖衔轻轻的颤了一下,却没再躲开。
    “没事了,别害怕,没事的”苏陌轻轻的拍着肖衔的背,缓缓抱了上去,柔声安抚道:“别怕,没事了,都过去了,以后我会保护你的,别怕。”
    苏陌轻声哄道:“咱们去睡觉,睡醒了明天就好了,就不难过了,好吗?”
    肖衔此时已经不记得苏陌是谁了,但他记得苏陌鼻尖的那一颗小小的痣。
    他抬起头看了看苏陌,小声道:“哥哥你是来救我的吗?”
    苏陌柔声道:“嗯,别害怕,哥哥会保护你的,别怕。”
    肖衔胆子似乎比刚才大了些,他看向苏陌:“那我还想要糖和面包,你还给我吗?”
    苏陌愣了愣:“给,你等着哥哥去给你买。”
    肖衔却道:“我不要了,我知道你想给我就好,你快走,等下他们回来了,我不要你救我,不要你保护我了,你快走。”
    苏陌如鲠在喉,再也控制不住,紧紧的抱住了肖衔:“不走,哥哥会保护你的,哥哥很厉害的,他们不敢,你别怕。”
    肖衔却一个劲的试图推开苏陌,自顾自道:“不,哥哥快走,他们就快回来了,我不要你救我了,你快走。”
    说着还大哭了起来,像个孩童般失声大哭。
    苏陌抱紧了肖衔,一阵一阵的给肖衔拍着背顺气安抚:“不怕,哥哥不会走的,哥哥就救你,会帮你,会保护你的。”
    肖衔平静了些许,自言自语道:“对,哥哥你说过会帮我的,哥哥你真的会帮我吗?”
    苏陌点了点头:“会的”他大概猜到了,肖衔这是把他当成那个恩人哥哥了,以前的时候提起那个救命恩人他还挺不舒服的,可现在他不这么觉得了,反之,他很感谢,感谢那个人曾经帮过肖衔,给过肖衔希望,让他撑了下去,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没有那人,那肖衔的人生是不是就完全没有光了,他是不是就遇不到肖衔了,光想想都觉得喘不过气。
    “别害怕,哥哥以后都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你想吃糖和面包的话,哥哥明天给你买,可以吗?”
    肖衔点了点头:“嗯,哥哥是好人,我相信哥哥。”
    苏陌笑了笑:“那现在,能跟哥哥去睡觉吗,睡醒了坏人就不在了,跟哥哥去睡觉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