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衔神色为难:“可是他们快回来了,我不想让他们看见哥哥,他们会把你也绑起来的,我不想让他们那样对哥哥。”
    苏陌眉宇微皱:“他们绑你了吗?”
    肖衔却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下子挣脱了苏陌的怀抱:“他们碰过我,哥哥有洁癖,会讨厌,会讨厌的,你走开,走开……”
    苏陌心都被揪了起来,手指几乎掐进了肉里,那些人,真是该死,怪不得,难怪,难怪刚才肖衔一直说什么配不上他,原来是因为这个吗,原来竟是因为这样才诱发了肖衔的病情的吗?
    “没事的,哥哥不讨厌,哥哥喜欢你心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讨厌你呢,听话,跟哥哥走,咱们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好了,哥哥说过会保护你,会帮你的,你相信哥哥吗?”
    肖衔却道:“可是我……我……他们……”
    “没事没事,都过去了,相信哥哥,睡一觉就好了,咱们去睡觉好吗?”
    肖衔看了看苏陌:“好,我相信哥哥。”
    苏陌把肖衔从地上扶了起来:“嗯,你只要乖乖听话就好了,其他的事交给哥哥,哥哥会帮你,会抱过你不再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把肖衔哄了睡着后,苏陌拿起手机,走到了阳台,给管家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犹豫是苏陌打来的,管家看到就立即按了接听键:喂,小陌,这么晚了,还打来,是少爷出了什么事吗?
    苏陌:嗯,是出了点事,肖衔他病了,他不认识我,现在他已经睡下了。
    管家:他有没有伤到你?
    苏陌:没有,他病了也很乖,只是不认人。
    管家:不可能,少爷他肯定是认识你的,不然怎么还可能乖?
    苏陌想了想,也是,肖衔认得的,只是把他认成了恩公哥哥。
    苏陌:他以前经常这样吗?
    管家:不经常,除非是情绪波动比较大,少爷他今天为什么会病发,是出了什么事吗?
    苏陌:我跟他表白了。
    管家:什么?
    苏陌:我跟他表白了?
    管家:小陌你说的表白是什么意思,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苏陌:是。
    管家:原来如此。
    随即一想,表白第一天就遇上他家少爷病发,那……
    苏陌会不会后悔,他虽然震惊,但这结果他是希望的,这样一来,他家少爷就有救了。
    管家:小陌啊,其实我们家少爷他也不是经常这样的,可能他情绪一时激动才这样的,你……
    苏陌:李叔放心,我不会放弃他的,我喜欢他,不管他怎样我都喜欢,我这个人比较执着,一到认定了谁就绝不会回头。
    管家:这感情好啊,就要这样,就……
    管家收了收激动的情绪:那我们家少爷就拜托你了,你今天打电话来不止是来跟我说这些的吧。
    苏陌:嗯,我想问问,你之前查的事有眉目了吗?
    管家:是少爷说了什么吗?
    苏陌:嗯,他说他们欺负他,我想知道他口中的他们是谁?
    管家叹了口气: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件事呢,可如今说了可能会影响你对少爷的感情,我……
    苏陌:李叔不必担心,我说过了,我这个人就是一根筋,只要认定了,他什么样,我都喜欢。
    管家:好吧,瞒着你对你来说也不公平,少爷口中的那些人,有的是医生,有的是医院里的病人,你也知道精神病院里的那些人都不太正常,可我没想到连医生都……
    苏陌手指掐进了肉里:他们……对肖衔做了什么?
    管家: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如今找到的照片上……那些人绑了少爷,而且还脱了少爷的衣服,那时的少爷只有十三岁,那些畜生怎么下得去手……
    苏陌尽量平静道:以后我会保护好他的,至于那些人……
    管家:那些人就不用小陌操心了,交给我,你只要好好照顾好少爷就好,这些事少爷肯定不想你插手。
    苏陌:好,那就麻烦李叔了,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管家欲言又止:其实光凭一张照片证明不了什么,少爷他后来逃出来了,不一定就发生了什么的……
    苏陌:嗯,我知道,李叔不必担心,我不会因此对他的感情产生任何变化的。
    管家叹息道:小陌,少爷说的对,你是个好人。
    苏陌却道:不,我的好并不是对所有人,只是在他眼里,在他面前我是个好人而已。
    管家:小陌你……唉算了,你们开心就好,对了,上次忘了跟你说,少爷他每次病发后记忆都比较疏散,有的时候全都不记得了,有的时候记得一些零碎的记忆,如果他不提起,小陌你也就当做不知道吧。
    苏陌:嗯,我知道了,李叔放心,我既然都叫他住进我家了,就没想过要让他出来过,我会牢牢的的抓住他的。
    管家欣慰道:那就好,那就好,时间也不早了,小陌你也早点休息吧,有事给我打电话就好,我们家少爷以后就交给你了。
    苏陌:嗯,放心我绝不会放开他的。
    挂了电话后,苏陌在客厅呆了好一会才会卧室的。
    肖衔此时早已熟睡了,又回到了乖乖听话的肖衔,虽然病了的肖衔也很听话,但那时候的肖衔并不开心,所以他不喜欢那样的肖衔。
    以前的时候他不懂为什么苏念安会那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整个人都在为对方改变,他不理解,也理解不了,可现在他似乎懂了,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人会因为别人的快乐而快乐,别人的难过而难过,对于肖衔,他更多的是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