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衔五指收紧:“可是这不是小事,我不想瞒着你,但又怕你以后知道了会觉得恶心,所以……”
    苏陌听出了这言外之意,他微微有了些怒意:“所以你是觉得现在说了,我还可以抽身离开,你认为我知道后会不喜欢你,你怕以后我会抛弃你,所以干脆想来个从来不曾拥有过,给彼此留个好印象,是吗?”
    肖衔也不否认:“是。”
    苏陌觉得快要被气死了,但又舍不得打舍不得骂。
    “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
    肖衔摇了摇头:“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太害怕了……”
    “害怕什么?”
    “我怕我到时候就彻底的离不开你了,我怕我到时会缠着你,我怕我控制不住……”
    苏陌见肖衔终于把真话说了出来,才又恢复了之前的语气:“控制什么控制,你以为你现在还离得开我?”
    肖衔低了低头:“离不开。”
    “那不就结了,放心,不管你要说的是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但事情憋在心里总归不好受,说了你才会舒服。”
    肖衔顿了顿:“以前……以前在医院的时候,他们……”
    那是肖衔一生中最大的噩梦,在肖家受得那些欺负比起在精神病院里的那些根本算不上什么,他不怕死,但那次他真的怕了,因为那比死还可怕。
    他记得那是他刚离开肖家的半年后,他当时离开肖家的时候带了不少的钱,所以那半年他虽然一直在外游荡,但过得还不算太差,至少有吃有喝,但半年后他的噩梦还是来了。
    肖哲还是找到了他,他终究还是没能拜托他的命运,那时的他只有十一岁,就被肖哲送到了精神病院。
    随着时间呆的越来越久,他自己都慢慢觉得他有病,毕竟那里面的人都不正常,他也渐渐被同化了。
    他总共在那里呆了三年,一开始的那两年虽然痛苦,但还可以忍受,直到第三年……
    他记得那天天气很好,他一个人晒了一会太阳,便回屋了,在里面的两年时间里他几乎都是独来独往的,反正大家都不正常,也没人管他。
    那天他在回房的途中,听到了惨叫声,本来可以直接走过的,但他听出了那是小宇的声音。
    小宇比他大两岁,和他差不多一起的时间被送进来的,小宇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的人或许都是真的有病,包括他在内,但小宇只是忧郁,非常的忧郁,看上去随时都像个要死的人一样,再加上右腿行动不便,平常话又少整个人看着就更加的病态了。
    后来他比从小宇口中得知,原来他右腿的腿伤是车祸导致的,小宇是家里收养的,他还有个姐姐,家里人会收养小宇也是因为小宇的养父养母一直想要个儿子,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后来才收养了小宇,直到小宇十六岁那年,小宇和姐姐一起出门,结果途中出了车祸,姐姐死了,小宇却活了下来,而那天他们会出门也是因为小宇想出去买东西,所以叫了姐姐一起,这些小宇的养父养母是知道的。
    姐姐死后,养父养母觉得是小宇害死了自己唯一的女儿,养母更是没多久就郁郁而终了,而小宇从那以后话就更少了,渐渐的就直接不开口说话了,后来养父实在受不了,就把小宇送来了这个地方,说是要小宇赎罪。
    两年时间里,他们关系虽算不上多好,但比起其他人似乎又是不一样的,小宇比他大两岁,平时也还算照顾他。
    也就因此,十五岁的肖衔推开了那道门走了进去。
    里面有医院的医生,有病人,而小宇则被他们绑在了床上,衣服裤子也早已不知去向,留下的只有那一双忧郁到极致,也绝望到极致的双眸。
    肖衔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那名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道:“来的正好,本想在留你些时日的,但既然你都主动送上门了……”
    “把他也绑起来。”
    肖衔最终还是被绑了。
    里面的其中一人刚想去碰肖衔就被另一个制止了。
    只听那人道:“别,他太小了,没经验,不好玩,先让他好好学学看看。”
    于是肖衔眼睁睁的看着小宇被那些人……
    他无能为力,甚至他也逃不过,最后那些人最终还是将目标转向了他。
    那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感到无比的恐惧,小宇的前车之鉴在那里,他知道他也逃不过。
    那些人的手,那些丑陋的样子,直到衣服被撕破,直到……
    那些人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没注意到,身后的小宇一刀刺了过来,那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当场倒地
    其他的几个人下破了胆,纷纷逃离了现场。
    小宇拖着虚弱的身体替他解开了绳索。
    血,小宇身下有很多血,是那些人……
    “快走,从这里逃出去,后面那个废弃的花园里有个后门,你可以从那里出去,我本来想找个机会我们一起出去的,看来现在不行了。”
    肖衔愣住了:“不行,我们一起走,起来,我带你走,我们一起。”
    小宇却摇了摇头,眼神无比凄凉绝望:“我走不出去了,我一辈子都走不出这里了。”
    “不,我们一起走,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