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却笑了,笑的无比凄凉:“这些事……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了,还有我姐姐的事,很多的事,我这一生注定得留在这里,只到这里了。”
    说着竟一刀捅向了自己。
    “你快走,出去好好活着,别辜负我,我是活不下了,但你还可以的,你还可以重新开始,好好活着,你不是……不是还有个给你糖……给你糖的面包哥哥吗?”
    小宇声音越来越小:“去找他,去……去报恩,人要懂得……懂得知恩图报,最起码……得先把恩……报了……”
    肖衔摇了摇头:“不,你别死,我……我带你一起走,你等着我去找人来救你……”
    小宇抓住了肖衔的手:“没用的,我活的太累的,迟早的事,你认真听我说,我……我没时间了。”
    肖衔点了点头:“你说。”
    小宇脸色苍白:“把我的那份也活下去,答应我,一定要……一定要好好活着,快……答应我,我……撑不住了。”
    肖衔急忙道:“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小宇无力的笑了笑:“嗯,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就闭上了双眼。
    小宇死后肖衔沿着小宇所说的方向成功的逃了出来,为了防止那些人找到他,逃出来后他就一边打工一边攒钱,后面去了云南,直到一年前被管家找到并带了回来。
    回到肖衔后他才知道肖家早已不再是方面的肖家,后来他回去过那里,他想知道后来的事,但当发生的事被压了下来,几乎没人知道当天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病人发了疯,杀了医生,由于当事人皆已死亡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没事了,都过去了,他们会得到应有惩罚的,以后你有我,虽然我不是那个给你糖的哥哥,也不是小宇,但我也会保护你的,别怕,啊……别怕。”
    肖衔却摇了摇头:“你是。”
    苏陌不想让肖衔一直认错人,虽然他也想那个人就是他,但他不想骗肖衔。
    “肖衔,我不是你说的那个哥哥,虽然知道你可能会难过,但我还是要说,你报恩报错了。”
    肖衔服了嘟嘴:“你就是,我记得你,我一直都记得你,只是你想不起我了。”
    苏陌又仔细想了想,他的确没有遇到过肖衔。
    “我……算了,你说是就是吧!”
    “你高兴就好。”
    肖衔有点不高兴了,抬起手点了点苏陌的鼻尖:“这里,有颗小小的痣,你和那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我记得你。”
    苏陌都被他说的怀疑起了自己:“可我怎么……”
    肖衔撇了撇嘴:“因为那时候我就是个路人,路过了就忘记了,你记不住也很正常。”
    “不是,还有没有点其他的特点啊,难道就因为我鼻尖上有颗痣?”
    “我都说了,你和那时候一样,没怎么变,你……”
    苏陌笑了笑:“好好好,没变没变,是我人老了,记性不好,是我不对,别生气。”
    肖衔动了动唇:“我没说你老,其实也不止这颗痣。”
    苏陌心紧了紧:“还……还有什么?”
    难道那个人真的是他?
    肖衔拉过了肖衔的手,把他的袖子推上去了些,露出了一条红色的手绳:“这个,我记得这个,我当时看见了,你的手绳上面有个安字,但我会认出你是因为我记得你的样子。”
    苏陌心落了下来,既心疼,又懊悔,自己怎么就不记得了,如果当时……
    这手绳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平安绳,他和妹妹一人一条,都是母亲亲手编制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可以跟我说说吗?”
    肖衔愣了愣:“说什么?”
    “当时的情况,说不定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
    肖衔顿了顿:“算了,想不起来就算了,我记得就好。”
    “不行,我想知道,乖,告诉我好吗?”
    肖衔最终还是说了出来:“那时我刚从家里出来,我记得那天天气很冷,天已经黑了,但路边的灯还亮着,当时我很饿,很冷,然后有个哥哥从我旁边路过,后面又折了回来,还给了我一大把五颜六色的糖和好几袋饼干,没说话就走了。”
    苏陌问:“我当时穿什么样的衣服?”
    肖衔根本不用回忆,直接道:“校服,你当时好像穿着校服,还背着一个书包,书包上面有很多面包的贴纸。”
    “面包的贴纸……”
    苏陌好像有了点印象,面包的贴纸,书包……校服……晚上……路边……
    小姨家的女儿的书包。
    “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去给小姨家的女儿送书包回去,我想起来了,你当时坐在路边。”
    肖衔点了点头:“嗯。”
    苏陌很想抽自己一巴掌,他当时怎么就没留意呢,他该问几句什么的,他该……
    第23章
    不过过去的事情已然没办法改变,当下最重要的是怎么让肖衔从过去走出来,哪怕花再多的时间他也一定会把他拉出来。
    “说完了吗?”
    肖衔点了点头:“嗯,你若是……”
    “我若是什么?”
    肖衔别过了脸:“我……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我还是……”
    苏陌捧过了肖衔的脸,让他正视自己:“还是想和我呆在一起?”
    肖衔点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