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实在太大了,所以你和松间月选择一起住在第三层,额外的三层,一层装修成游戏房,另一层修成松间月的画室,一楼用来做待客厅。
    你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大的房子,松间月担心你太累,还偷偷雇了个阿姨来帮你打理。
    你知道后便和他调侃,你们现在都能算半个豪门了。
    话虽如此,你还是自己找了一份线上画师的工作,只要每个月赚够雇阿姨的费用就够了。
    人生还真是从来没有如此美满过!尤其是有了花不完的钱之后。
    在新家住了几天,你突然收到很多快递,不是一般的多,是一辆快递卡车拉来的一整车的快递。
    你在楼下签收的时候,还以为是松间月买了什么东西,结果松间月却说他最近根本没有网购。
    拿着长长的快递单一看,收款人确实是你的名字,单子上写着薰衣草香氛x1000,还有一台莫名其妙的机器,是数世公司的新产品模拟体验舱,就这一个东西占了大卡车的大部分空间。
    可是你根本没买过这玩意,甚至网传这个体验舱还在开发当中,根本没有获取渠道,怎么会突然送到你家里来……
    诡异,太诡异了!
    刚想拒收,隔壁的房门突然打开,耳边传来扑腾扑腾的声音以及轻微的滚轮摩擦声,转过头,看到一只半大的小狗拽着一根绳子朝你们跑了过来。
    仔细一看,那绳子的后面还跟着一辆轮椅,你刚想让开道路,谁知那条小狗竟直接向你跑了过来。
    “汪!汪汪!”它扑在你的脚边,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小口地哈着气,你被它萌出一脸血,忍不住蹲下身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
    暖洋洋的,很柔软。
    被你摸了几下,它就开始往你膝上爬,而被小狗拽过来的某人也终于忍不住拉住狗绳,将它往回拽了拽。
    “太阳,不许随便扑人。”
    熟悉的声音,你抬起头,对上一张温柔的脸。
    她今天将长发束了起来,显得脸部轮廓愈发柔和,只是皮肤有些太白了,看着有点瘆人。
    你以为她不喜欢别人摸她的狗狗,于是赶紧站起来,脸上挂着抱歉的笑容:
    “不好意思啊,它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摸了两下。”
    她温柔地笑了笑,轻声对你说没关系,随后操纵轮椅来到快递车面前。
    “这个体验舱是我的,麻烦帮我拉到隔壁,再用吊塔机拉到顶楼安装起来吧。”
    “咦?!居然是你买的,这些都是你买的?那些……”
    不对,她买的东西为什么会写你的名字,奇怪,太奇怪了!
    那女子见你满脸疑惑,倒也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微微靠近你,你闻到她身上有一种好闻的香气,不知不觉间,她居然已经贴在了你的身上。
    “香氛,确实是给你买的,你一定需要这个,对吗?”
    她眉眼弯弯,用只有你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对你说道。
    你听出了她的意思,忍不住瞪大了眼,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你……你怎么会……”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快递早就寄给你了,只不过因为快递在路上出现了意外,晚到了几天,然后你又搬家了,所以才拖到今天。”
    听了她的话,你更加震惊了,没想到眼前的人居然知道你的所有事情!
    然而她并不向你解释,反而指着那些工人抬着的巨大箱子对你说:
    “这是数世公司的最新研发产品,如果我记得没错,你也在玩那款游戏吧?如果你想体验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可以来我家里哦。”
    “你……你怎么会……”
    “嗯,怎么说呢,也许是因为我也是这台机器的研发人员之一吧,这里面的许多程序代码都是由我编写。公司寄过来,是想让我继续修复机器的程序bug,如果有你来帮我的话,应该会更加顺利吧。”
    她的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可是你却从她浅色的瞳孔中品出了一丝丝蛊惑的味道。
    这个女人,从第一次见面就一直在提让你去她家做客,这么简单的陷阱,你才不会上当。
    你随意地应了几句,打定主意要离这个奇怪的女人远一点,尤其她还知道你的“秘密”。
    松间月也一脸敌意地看着洛秋稔,但却并没有贸然靠近他,他的眼神甚至略有畏惧,仿佛对方是什么可怕的蛇蝎。
    不过这些你都没看到,他们两个的目光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交汇,彼此眼中都是浓浓的厌恶。
    分别的时候,你将那一片瓶的香氛全都搬回了家里,虽然你不知道这些香氛的获取途径,但是只要是能为你提供能量,又不花一分钱,你没理由不接受。
    既然对方是数世的程序员,又知道你机器人的身份,你合理怀疑他是否也参与了你的程序设定,毕竟数世和高新两家公司的联系还挺密切的。
    还有那台体验舱……老实说,你还真的有点心动。
    因为数世公司不久前还宣传了这个体验舱的厉害之处,据说是可以将现实世界的人的意识完全投放到游戏中,能够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跨次元”。
    不过心动归心动,你对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心存警惕,不会随便去她家里的。
    快递搬到最后的时候,快递员突然拿出一个巴掌大的深蓝色盒子递给你,你疑惑地接过来,看到盒子上印着烫金的奢侈品logo,仍旧不记得自己买过,但是签收人也是写你的名字。
    你稀里糊涂地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是一款设计独特的女式腕表。
    表盘里装饰着一朵亮漆面的花朵,一只蓝色的蝴蝶随着秒针转动的滴答声,一点点靠近那朵花的花蕊。
    这块表,看上去好眼熟啊。
    盒子里有一张设计精美的信笺,落款是“雷萨?比安奇”,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你感觉到心脏骤缩了一下,像是被人狠狠攥住了似的。
    你颤抖着拿起那块表,冰冷而沉重的金属贴在手心里,你却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暖传到手心里。
    脑海中回荡起一道温润的男声,他轻声在你耳边说:
    卿卿,如此,可以原谅我了吗?
    然后漆黑的蛹壳破开,连坚硬的树脂也在一瞬间碎裂,孱弱的蓝色蝴蝶伸出颤颤巍巍的触须,在阳光下,一点点展开自己的翅膀。
    死去的蝴蝶也能破茧,你说过的,如果我做到了,你就原谅我。
    眼眶有些酸涩,你抬手摸了摸眼角,确实有眼泪。
    太奇怪了,为什么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掉眼泪,总是觉得胸口闷闷的,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似的。
    你将那块莫名其妙的腕表收进表盒里。
    回家后,你鬼使神差地将「克里斯」对你的昵称改成了「弟妹」。
    虽然游戏明确说过每个剧情都是每个男主与你在平行时空发生的故事,也就是说雷萨的婚卡和克里斯的军装卡并不是同一个世界发生的,但是不知为何,你就是想要试探一下。
    大概你心里也是有些小变态的,喜欢看一些禁忌背德的剧情。
    而改完昵称之后,你面前的「克里斯」确实愣住了。
    他穿着峻挺的将军制服,坐在办公室的大方桌前看文件,看到你出现后,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抬头看向你。
    那张宽大的手掌用力捏住手里的纸张,于是那些资料随着他手背青筋鼓动的样子变得皱巴巴。
    好一会儿过去了,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将手里的东西放回桌上,嗓音莫名低沉地对你说:
    “倘若你心仪雷萨,也该早点告诉我。”
    “我……不会阻拦。”
    你心头一跳,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说,按理来说所有男主的台词对话应该都是设定好的,他不该智能成这样吧……
    你连忙将昵称改回原来的,这次克里斯没再说奇怪的话,倒像是和以前一样了,随意地和你说了几句日常,然后就继续自己办公了。
    自那之后,你和松间月的生活平静了一段时间。
    本以为怪事该结束于此了,谁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
    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开始出现莫名其妙的声音,像是有人在你脑海里对话。
    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幻听,可是时间久了,你居然从那些对话里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赛姬,他似乎找过来了。
    有人一直在警告他,让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可是他的态度一直很散漫,似乎并不害怕对方。
    但是你却对赛姬感觉到恐惧,你担心他也听到你心里在想什么,于是一连好几天都有些心不在焉。
    而且更可怕的是,你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你,这种感觉让你毛骨悚然,经常害怕得浑身冒冷汗。
    而这种恐惧,也终于在某一次碰见赛姬之后,达到了顶峰。
    赛姬出现在了你新搬的别墅区里,而他的身侧,居然还站着另一个人。
    是那个冒牌货克里斯。
    他们居然是一伙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