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冒牌克里斯和赛姬出现在你家附近的时候,你的心跳快得都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但是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你们已经无法再搬一次家了。
    因为担心赛姬会听到你心里在想什么,从而判断出你的位置,你甚至故意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就这样平安度过了一段时间,直到顶楼的洛神花全都开放了,你独自在楼顶赏花时,遇到了那个自称能为你解决这个麻烦的人。
    那是一个晴朗的午后,你坐在顶楼的遮阳台下画画,阳光铺洒在你的裙边,于是浑身都暖洋洋的。
    你伸了个懒腰,一仰头,却看到满园子的洛神花都舒卷开淡粉色的花瓣。有微风拂过,花苞相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正当你准备放空自己的时候,脑海中再次响起赛姬和别人的对话。
    赛姬大概是在为某个神秘组织卖命,对方一直威胁他让他赶紧回去。
    赛姬的反应很冷淡,但是对方突然说出了你的名字,这下你也来了精神,忍不住坐直身体,想听听这个赛姬究竟为什么会盯上你。
    那人说:你为了找到她,答应为裂隙警署工作,结果人家却对你避如蛇蝎,我说赛姬,做机……咳咳,做人大概也没有比你更失败了吧。你从一个笼子里逃出来又钻进另一个笼子里,我都有点替你惋惜了呢。不过最可惜的还是对方根本躲着你不肯见你吧?你的核心已经被摘下来了,你还能这样独自在外游荡多久呢?
    你听不懂那家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大概是在说赛姬为了你怎么怎么样了?可是你只觉得莫名其妙,你根本不记得这个名叫赛姬的诡异男人,说什么为了你,关你屁事……
    更何况,做警察还有编制,有什么不好的呢?干嘛说得他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真无语。
    你一边听一边在心里吐槽,空气却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后背窜起一股凉意,你后知后觉地搓了搓胳膊,心想赛姬不会听到了,此刻正在找来的路上吧……
    你越想越害怕,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一回头,却看到一身浅色衣服的洛秋稔坐在轮椅上。
    她坐在你身后,不知多久了。
    在你回头的一瞬间,她那双浅粉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哀伤,随后又换上温柔的笑脸。
    “在忙什么?”
    她推动轮椅来到你身边,你下意识为她让开道路,而她却只是停在了你面前。
    “在画画吗?”她看着你手里的画具,嗓音温柔。
    “呃,是的。”你对她并不熟悉,所以面对她的莫名亲昵,你表现得很警惕。
    “我画完了,你要用阳台的话请便。”
    说完你就准备离开了,谁知洛秋稔突然伸手拽住了你的衣摆。
    你低头,看到她的手指白皙修长,指节分明,手背有凸起的青色的脉络看上去……有点像男人的手。
    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而洛秋稔也在这时开口:
    “香氛用的还习惯吗?”
    她手指用力,竟直接将你拽了回去,你的身体重心不稳,差点坐到她腿上去。
    “你……你做什么,快松开我!”那些香氛确实有用,可是你也没必要向她报备吧?!
    “呵,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相反,我可以帮你解决掉一直困扰你的麻烦。”
    这一次,你终于低下头,眼神严肃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你到底谁?”
    洛秋稔弯起眼睛,她的手掌向上,蓦地攥住你的手腕,她的力气好大,一个用力就将你拽到腿上。
    “呃!你做什么!你的腿……”你一定是疯了,她这样对你,你的第一反应竟是关心她的腿,会不会被压到。
    洛秋稔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她的手掌环住你的腰,微微用力将你困在怀里:
    “我什么都知道,因为是我亲手创造了你。”
    她低下头,神色缱绻地贴在你的胸前,你的身体里,有一颗真正的心脏。
    它正在为了你而跳动,也许以后也会为了他而跳动。
    “我……是哥哥呀,你忘了吗?”
    什么……?哥哥,你真的有哥哥?可是你为何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你一直以为她是个女人,搞半天是个男的。
    他在你身前轻笑起来,鼻尖蹭在你的锁骨下方,柔软的发丝扫在脖颈上,带起阵阵痒意。
    “不记得也没关系,只要你回来了就好。”
    你无法理解他话中的“回来”是何意义,更加无法体会到,当他重新将温热的、真实的你拥入怀中时,他灵魂震颤的感觉。
    “只要是你想要的,哥哥都可以给你,你讨厌的,哥哥也会一一为你铲除。”而他,只要你,永永远远和他在一起就好。
    ——————
    “所以说,之前那段时间,你一直在蹲大牢?!”
    你和洛秋稔重新坐回了沙发上,他家里的小狗不知何时也跑了过来,乖巧地趴在他的腿边。
    它的脚掌很大,乖乖地堆迭在一起,两只黑色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你,你能感觉到它有些兴奋,一直在吐舌头哈气。
    洛秋稔见你想摸它得紧,于是拍了拍小狗的脑袋,轻声说:
    “太阳,去吧。”
    于是小狗更兴奋了,低哼两声,然后摇着尾巴朝你跑来。
    小狗软乎乎的身体扑到你怀里的时候,你感觉自己的心都融化了,它好像对你格外亲近,一直在你怀里乱拱。
    你被它逗得一直笑,忍不住拢住它的耳朵,用力地揉了几把它的脑袋。
    “太阳,好可爱的名字。”
    洛秋稔眼神温柔地看着你们,他将面前的茶杯推到你的面前,终于回答了你之前的问题。
    “其实并不算在坐牢。警察将我带走之后,检查了我的身体,发现我并不是机器人之后,就准备放我离开了。”
    你接过茶杯,浅啜了一口被子里的红茶,“哎?可是你不是说你在监狱里待了一年吗?”
    “呵,之所以在那里待了一年,是因为市政想让我帮他们一个忙。”
    “什么忙?”
    洛秋稔没有立刻回答你,他突然撑在沙发上站了起来,你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的腿还能站起来。
    而他似乎也有些不适应用双腿走路,站起来时,身形还有些踉跄,你下意识起身扶住了他。
    这种感觉很奇妙,虽然你才刚刚知道他是你的哥哥,可是在知道这件事实的一瞬间,你好像就对他放下了所有的防备。
    不知道是否是你的错觉,你感觉自己的身体对他很亲近。
    他在你的搀扶下走到悬浮花园的控制台面前,轻轻旋动按钮,身后传来咔哧一声,一座隐形的升降台出现在了你们面前。
    洛秋稔对你伸出手,然后拉着你站上那个升降台。
    你惊讶地看着脚下越来越远的风景,从没想过这个花园还能上来观看,而洛秋稔也轻声向你解释了原由:
    “这座花园是为我所有的,里面的花也一直是我在打理,虽然这栋别墅被你们买下来了,但是这座花园却并不在你的名下,你只有观赏权,但没有使用权。”
    随着他的低声细语,你们终于升到了花园的正中央,鼻尖立刻传来花朵馥郁的芳香,那些淡粉色的,深红色的,像是褶皱丝绸般的花瓣围绕在你身边。
    洛秋稔握住你的手,让你轻轻触摸那些花朵。
    指尖蓦地颤栗起来,洛秋稔在身后环住你的身体,他伏在你耳边,轻声安抚你:
    “别害怕。”
    你眨了眨眼,感觉眼眶有些酸涩。
    一些不知何时的久远记忆突然涌入脑海中,你依稀记得,小时候的自己,是无法触碰这些花朵的。
    尤其是这些淡黄色的花蕊,只是碰一下,浑身便会泛起红疹,用指尖轻挠,那些红疹就会破裂,流出鲜红的液体。
    “嘶!”大脑像是回忆起了那种痒痛难耐的感觉,你立刻将手指缩了回来,仰起头不确定地看着洛秋稔。
    “洛……洛秋稔,你真的,是我的哥哥吗?”
    他弯起嘴唇笑了,微微低头向你靠近,这种感觉就好像他要吻你,你下意识握紧拳头,垂下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真的是哥哥。”头顶突然一沉,原来他只是将下巴放在了你的头顶上,可是他的身体从身后无限地贴近你。
    他的身上有一种很清冷的香气,像这样抱着你的时候,竟会让你觉得有点冷。
    他将你的手蜷在手心里揉按,声音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你的上一个问题。
    “他们拜托我帮他们抓一个人。”
    “那个人,是被吸进游戏里的涣散意识,因为有着独特的侦查能力,市政拜托我将他封进机器人的躯体里,方便让他为市政工作。”
    短短的几句话,包含的信息量却是巨大的,你震惊地张大嘴,感到荒谬的同时,又觉得他口中的那个人很熟悉。
    “你说的那个人,是……赛姬吗?”
    洛秋稔冷哼一声,似乎对这个名字很不屑。
    “没错,是他。可是他一点儿也不听话,不好好工作,天天想着……算了。其实我跟你说这些,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和我一起捉住他。”
    “啊?”
    你没懂他话里的意思,捉住赛姬?这要怎么捉,你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市民(机器人),赛姬是特警耶,而且洛秋稔看起来也很虚弱的样子,你们两个弱鸡,要怎么捉住看起来就很厉害的赛姬呢?
    洛秋稔趴在你的耳边,说出了他的计划,可是在他温柔的声音里,你突然听到了另一道充满邪气的声音。
    就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你下意识沉入了那道声音里,丝毫没有听清洛秋稔在说什么。
    只是他们话里的内容,都让你感觉到震惊和可怕。
    他们,都想用你引出并干掉对方。
    这种感觉,实在太荒谬了,以至于最后怎么离开那座花园的你都不知道。
    只知道松间月见到你一脸茫然与不安时,立刻露出的心疼的表情,他走到你身边,将你头上不知何时簪上的洛神花取下来丢在地上。
    你深思恍惚地拽住他的手,踩着那朵花离开时,另一个属于你自己的计划在心中悄然生成。
    你谁都不信,既然他们都在你耳边说对方的坏话,那你就把他们都当作坏人来处理好了。
    这一次,你要把他们都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