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绮哭着和薇勒里打电话:“呜呜呜,这个世界你还会和我做朋友吗?”
    电话那头,薇勒里开着扩音,周围人投来诧异的视线。
    “小桃,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你杀人了?赌博了?还是说抢我男朋友了?不对,我根本没有男朋友!
    桃绮的哭声更剧烈了。
    “才不是!!!我才不会做那么讨厌的事情!”
    “那究竟是——”
    话音未落。
    伴随着马路上响亮的鸣笛声,少女悲愤地大喊:“我穿越了!”
    ◇
    穿越之前,桃绮正在看小说。
    和两百年的人类一样,2267年的读者,也相当执着于“心高气傲的omega伪装性别,混进alpha团体中,依靠美貌、才智、毅力崭露头角,赢得最强者的爱慕后,双宿双飞”的情节。
    好土,好蠢,毫无营养价值和文学价值,根本就是厕纸!但我就好这一口!桃绮一边哀叹自己的品味实在庸俗,一边乐此不疲。
    可能是对号入座了吧,每次看桃绮读这类小说,夏映光总是会对她怒目而视。
    ……和两百年前一样,2267年的读者,也很喜欢对名人的情感生活进行二次创作。
    “《伪装成beta后我成了最强装甲骑士》……哦哦哦!这是什么!”
    桃绮两眼放光。
    不愿听从家里的安排,嫁给某个素未谋面的alpha,omega主角(♂)伪装为beta,进入军校。主角在精进学业的同时,也和一名alpha同学谈起了恋爱。然而,即将毕业之时,这位alpha同学却说:“对不起,我还是要和omega结婚。”一边牵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绿茶omega的手,就这样将主角甩掉了。
    主角发愤图强,决定要给这个小看自己的渣a好看。于是他发愤图强,取得了赫赫战功。但意外的是,主角的发情期到来之时,他因为没有抑制剂而陷入窘境,好在这时有另一位alpha(♂)出手相助。
    在经历了跨海大桥炸毁、政府机关炸毁、人类危机、星球毁灭等等一系列不可理喻的灾难后,主角和那个意外邂逅的alpha坦白心意,原来这个人竟然是帝国皇帝,或者类似于皇帝的首富,或者任何一个身份高贵,才貌双全的角色。他也正是家里为自己订下婚约的那个alpha。
    结局自然是二人幸终。
    抛弃主角的渣a,当然没有得到幸福的权利。
    渣a被主角二人毫不留情地清算了。失去了权势和财富的渣a,绿茶omega也弃其而去。渣a只能浑浑噩噩地度日,嫉妒着昔日恋人的同时,在琐碎的生活中消磨人生……
    大概是为了防止被起诉吧,这篇文的所有人名都是作者虚构,但从中仍然可以窥见现实的影子。
    看完全书,桃绮沉默了很久。
    “原来我是渣a啊!”
    “你又在看垃圾小说了!!!”身后传来的怒吼,吓得她连忙点击关闭屏幕。但是手忙脚乱之下,不知道按到了哪个键。
    眼前一黑。
    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身旁百货大楼的广告牌上,播放着装甲骑士战斗的英姿。
    “白骑士夏映光omega身份曝光……伦理审查委员会争议不休……银鸢集团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萨临·塞里弗米斯特公开声援……”
    桃绮哆嗦着掏出终端,没关系,电子设备和身份认证都可以用。她给夏映光打电话,被拉黑了。给来月打电话,被拉黑了。给塞里弗米斯特打电话……通讯录里没有塞里弗米斯特的电话。
    桃绮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翻了半天终于翻到熟人的号码——“薇勒里,我该怎么办才好啊。呜呜呜……”
    薇勒里找到她的时候,桃绮孤零零站在街灯下。
    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连衣裙,连鞋子都没有,用楚楚可怜、恍惚的眼神,看着广告牌。
    “小桃!”
    怜爱之心满溢,薇勒里一把抱住她,将少女的头按在自己肩头:“呜呜,不管在哪个世界……没错,不管在哪个世界你都是我的朋友!”
    “薇勒里……呜呜呜……我连家都回不去了……”
    “怎么会这样!”
    在电话里听她说了事情的经过。真假姑且不论,无情的omega跑了就跑了,这种事情不重要。但是小桃至少还有自己的家人和生活——
    “你妈妈呢?不管怎样她都会帮你吧!”
    听见这句话,桃绮的眼泪唰唰地往下落:“她说不要我这个没出息的女儿,她要让夏映光当她的儿子!呜呜呜!”
    “什么?!”
    “怎么办,我不要妈妈被抢走……其他人都好……连妈妈都被抢走,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不哭不哭!”
    薇勒里揽住她的肩膀,让她看向城市中闪耀的万千灯火:“不管你是这个世界的小桃同学,还是另一个世界里很厉害的小桃同学。我都会帮你哦。omega算什么,妈妈被抢走的话就抢回来!”
    “抢回来……?”
    “没错。我的人生座右铭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被抢走的东西一定要抢回来!”
    反正我也看那群眼高于顶的人不爽很久了,薇勒里磨掌擦拳,准备大干一场,
    “……要、要怎么做?”
    要接任务吗?按部就班的晋升?桃绮看了看现在的身体,和穿越前不一样,她似乎并没有经过anma能的改造,依然是过去那副孱弱、无力的肉体。
    不过战斗的经验还残留着,anma能的适应性应该也没有太大变化吧。这样的话,即使是高等级的灾厄现象,她也可以应付才对。
    “呃……”
    薇勒里不知为何欲言又止。
    “那个,小桃,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她闭上眼睛,一口气说了下去:“你已经被骑士团开除啦!”
    “什么?!!!”
    ◇
    据薇勒里所说,她因为失恋,对任务敷衍以对,偷奸耍滑,能逃则逃,在骑士团内部受尽白眼。
    翡翠骑士对她终于忍无可忍,一脚将这个不中用的女儿踢了出去!
    薇勒里将桃绮带回自己的住处。
    这里也不过是骑士团给她配备的单人宿舍。
    只能勉强供一个人日常生活的地方,再加上一个人的话,不管怎么看都太过勉强了。
    桃绮觉得很不好意思,但薇勒里却显得有些开心。
    “……说起来,这个世界我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
    “就那样,不知不觉就是朋友了啊。”薇勒里替她煮了一包泡面:“你虽然是个靠老妈进来的官二代,但是意外的人还不错啊。”
    不觉得傻傻的,很可爱吗?薇勒里奸笑着说。
    “但我在这篇文的定位,是炮灰人渣alpha啊……”
    桃绮还是很纠结这个设定。
    薇勒里爽快地摆了摆手:“管他呢。你又没有渣我。”
    而且不得不说,你甩了夏映光的决定真是太对啦!那家伙根本就是个隐藏的控制狂,别人不按他的步调来,他就对人家没个好脸色。这种人当普通同事就好,当恋人还是免了吧。
    不过来月也不怎么样,拜金的势利鬼。一旦觉得无利可图,就立刻溜之大吉,早点认清这种人的真面目也好。
    薇勒里的点评依旧十分辛辣。
    虽然和自己印象中有点偏差……不对,好像也没什么偏差。桃绮好奇地追问:“那塞里弗米斯特呢?”
    “看不懂他在想什么,大概什么都没想吧。”
    薇勒里轻描淡写地说。
    ◇
    首要任务是找工作。
    被骑士团开除,存款也岌岌可危,桃绮翻着通讯录,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她厚着脸皮给咖啡厅【tulipanocharnel】打电话,说了自己在找工作的事情。
    没想到店长不仅没有表示鄙夷,反而相当热情:“什么?!小桃你愿意来我们这里工作吗?明天上班可以吗?”
    真奇怪。桃绮挂断了电话。这个世界里,妈妈、小光、来月都讨厌她,但是这些既没有功成名就,也没有什么地位,甚至于在那篇文中连出场机会都没有的朋友们,却十分乐意帮助自己。
    “我会试着和店主预支工资,找到新的住处就搬出去。”桃绮满怀歉意。
    薇勒里倒是无所谓:“这点小事。放心,养你一个我还是做得到的。”
    她是真心这样认为的吧。不过,桃绮也清楚,薇勒里除了自己的生活外,还有很多要用钱的地方。桃绮没有揭穿她的大话,缩在薇勒里家小小的沙发上,放任自己沉入梦乡。
    ◇
    对于愿意给自己提供工作的店长,桃绮很感激——如果工作服不是女仆装就更感激了。
    丢掉了那份危险的工作,她虽然有些失落,好像从此就失去了前进的方向,可是心中也涌出了一股轻松。
    她在这个世界可谓籍籍无名,只要自己不说,就没人知道她曾经是装甲骑士。
    这就是所谓的大隐隐于市吗,桃绮一边擦着桌子,一边胡思乱想。
    然后——隔着落地窗,街边有人投来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学姐,你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
    蹬掉她的拜金绿茶omega,来月神情复杂地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番外除了(下)应该还有一个,没有h了,都是段子,我努力快点写。